您的位置:首页 >婚礼策划 >

离婚后,我再也不想结婚了

时间:2020-07-30 21:01:27 来源:周冲周冲

婚姻制度还会继续存在,但是,再也不会人人结婚,人人生子,一个亲密人际关系的多元选择时代正在到来。

——李银河

有一回,和一个刚离婚的好友打车,去另一个地方吃饭。

在车上,我们聊到她刚刚离婚的事情。

问:“感觉离婚怎么样?适应么?”

“没啥感觉呢,一样过日子,一样工作,一样照顾孩子。我觉得大家把离婚这事儿妖魔化了,其实很平常。”

她刚刚经历一场还算和平的分手。

离婚后,我再也不想结婚了

男方赌博,欠了一身债,要她卖房子去抵债,她不同意,男方认为,“患难见真情,我这么困难,你不帮我,还算什么老婆”,于是提出离婚。

闺蜜自然求之不得。

于是,果断去了民政局,拿了离婚证。

说到这里,司机转过头来,说:“我也刚离婚。”

他大概30出头,年纪不长,看样子,也是很有一番想法要说。

于是,一场闺蜜交心之旅,变成了三个人的离婚交流大会。

司机说:“结过婚的人就知道,婚姻没啥意思。我身边好多人都离婚了,也没有劲头再结,感觉将就结婚也就是图老人安心,其实真的很累……”

闺蜜附和:“是啊,我这辈子是不会再结婚了……”

至此,我才明白,离婚率高,绝非虚拟,也绝非口号,它已经成了你我身边硬梆梆、明晃晃的事实。

离婚后,我再也不想结婚了 图片来源:中国产业信息网

民政局官网公布的离婚大数据分析显示,2019年,全国有947.1万对夫妇登记结婚;

依法办理离婚登记415万对。

离婚后,我再也不想结婚了图片来源:中国产业信息网

这个数据是惊人的。

不仅如此,数据还没有缓和迹象。

全国的离婚率还在持续走高,结婚率还在持续下降,婚龄在推迟,丁克家族和不婚者的数量在不断攀升。

于是,坊间有了一句笑语:

当年,人与人见面,皆问:“你吃了吗?”

如今,人们问的是:“你离了吗?”

这种超高的离婚率,一度会让人恐慌,觉得世风日下,人心不古。

保守些的人甚至会以为,庙堂之上,江湖之远,都应该合力制止这种现象。

比如,民间应大力呼吁“保护婚姻,人人有责”。

我曾问过一个50多岁的男人:“某长,你觉得离婚率高,是好事,还是坏事?”

他果断说:“当然是坏事。应该管一管……”

我继续说:“那么,如果两个人在一起很痛苦,怎么办?”

他说:“那就自己出去找一个情人。婚是不能离的。”

也就是说,在他看来,解决婚姻困境的答案,不是改善,不是分手,而是各自出轨。

年轻人可能觉得这很荒诞。

但是,这种看法,却是代表了很大一部分社会保守力量的价值倾向。

即,婚外情可原谅,婚姻却不可解体。

在他们看来,婚外情也就玩玩而已,无非出点荷尔蒙、钱和时间,无伤大雅也无需较真。

但如果离婚,经济、伦理、责任、前途、孩子的身心健康……都可能因此受影响,未免得不偿失。

离婚后,我再也不想结婚了

这也是一些男性以“外面彩旗飘飘,家里红旗不倒”作为男性成功标志的原因之一。

然而,以上的价值主张,都忽略了一种人的利益和感情:婚姻中的女性。

已婚男性的性自由,必会为妻子带来伤害。

已婚男性的不负责,必会令妻子权益受损。

婚姻不再生产快乐,而是制造了大量的厌倦、摩擦和痛苦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还不离婚,妻子就将经历更漫长的折磨,直到在折磨中麻木、扭曲、习以为常,也成为这种价值观的代言人。

这是更先进的文明么?

显然不是。

基于以上原因,李银河一直认为,离婚率上涨,其实是社会正在进步的标志。

她说:

婚姻正在趋于女性主体化。

随着女性在职场和公共事务中扮演越来越重的角色,经济上逐渐自由,独立意志也在觉醒,女性的婚姻地位,必然也由被动变得主动。她们更有信心摆脱一段不愉快的婚姻,重新开始生活。

与此同时,社会形态已从乡土社会,过渡到都市社会。

都市社会的实质,就是陌生人社会,少了人情绑架,也有更多的自由、法律、保障体系,来包容她们的婚姻选择。

离婚就相对简单,压力会小很多。

阿肯色州立大学经济学教授凯塞林,曾做过调查实验。

他的团队调查了112740名妇女的财政状况和婚姻状况。

结果发现,妻子的收入每增加10000镑,离婚的机会就增加1%。

这也就意味着,女人越富有,离婚的机率就越高。

“财政独立明显使女人更易做出离婚的决定。此外,女性的经济成就似乎真的会导致家庭内的摩擦。”凯塞林说。

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什么呢?

1,经济能力意味着家庭权力的提升。

权力提升,意味着妇女承担大部分家务重担的可能性降低。

而男性的意识没有跟进,停留在“女人当然得以家庭为重”的认知层面。

于是,矛盾发生,争执的机会增加。

离婚后,我再也不想结婚了

2,离婚不会对女性经济构成压力。

她们有钱打理好离婚后的生活,也有钱聘请好律师打官司。

她们的声音是:

我可以一人之力买房买车;

也可以一人之力免于孤独寂寞。

那么,当你视我如保姆,待我如寡妇,令我烦恼不已,我当然会果断离开。

一个人口专家说,经济与婚姻状况息息相关。随着经济提高,离婚率还会上升。直到达到某一个阙值,才会渐渐趋于稳定。

所以,在未来几年,我们还将看到接二连三的朋友,走到我们面前,说:“嗨,我也离婚了,你什么时候?”

但你我无须恐慌。

离婚率高也好,结婚率低也罢。大家都不必为此困扰。它所动摇的,只是原本就根基不稳、将就凑合、问题重重的婚姻。

真正幸福的夫妻,会享受婚姻,并因彼此的存在而深感幸福。

比如杨绛钱钟书。

比如傅雷朱梅馥。

比如那谁,那谁,和那谁谁谁……(不好意思,实在是举不出来了)

所以,相爱的,并有信心过好余生的,且继续带着戒指,披上白纱,在亲友的祝福中,走上红地毯。同床共枕,生儿育女。

不爱的,也没有信心改善相处模式的,那就带着自由,友好分手。花开两朵,后会无期。

这对于亲密关系选择来说,是一桩大好事。

离婚后,我再也不想结婚了

每个人,都可以在最大的包容与最小的压力中,找到最佳选项——想牵手的牵手,想分手的分手,想不婚的可以不婚,同性恋的可以同性恋……人人各得其所,人人安身立命。

多好。

观念正在松绑,自由正在到来。

李银河说得好,婚姻制度还会继续存在,但是,再也不会人人结婚,人人生子,一个亲密人际关系的多元选择时代正在到来。

这个时代里,无论你是谁,你想和谁在一起,你都可以最大程度地从心所欲,成为你自己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有侵权行为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